*ST猛狮(002684.CN)

*ST猛狮的艰难求生路

时间:20-08-03 17:5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资本动态|*ST猛狮(002684)的艰难求生路

2014年4月,特斯拉向第一批中国用户正式交付Model S车钥匙。新能源造车的风潮,吹进了不少大佬的心里,其中也包括*ST猛狮(002684.SZ)的董事长陈乐伍。

2015年4月,陈乐伍带着自己首款样车——“戴乐·起步者”参加了上海国际车展。彼时,他希望有一天,“戴乐”能真正成为与玛莎拉蒂、兰博基尼齐名的世界顶级豪车品牌,并提出“2351”转型目标,寄希望公司能在2020年成长为一家千亿市值的上市企业。

然而令陈乐伍没想到的是,冲动很快付出了代价。

从单一的铅蓄电池业务扩展到了锂电池、清洁能源发电、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后,*ST猛狮业绩仅在2016年昙花一现,随即坠入了连续两年亏损的深渊,披星戴帽走到了退市的边缘,公司市值已不到30亿元。

2019年,通过转移注册地、获国资援助,*ST猛狮实现扭亏,但亏损、债务逾期、平仓风险等压力尚在。尽管保壳成功,这头“猛狮”的前路或仍荆棘丛生。

挣扎保壳

6月19日,*ST猛狮披露年报,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13.23亿元,同比增长20.24%;归母净利润1.52亿元,同比增长10.5.47%。这也意味着公司终结了连续两年亏损的局面,保壳成功。

事实上,*ST猛狮此次保壳的经历颇为惊险。截至2019年三季度,公司仍亏损7.25亿元,而此次能够顺利扭亏主要依赖政府补助和债务重组收益。

1来源:2019年年报

2019年11月28日,*ST猛狮公告称,为借助三门峡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的产业发展优惠政策,公司将注册地址由“广东省汕头市”变更为“河南省三门峡市”,同时将名称由“广东猛狮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猛狮新能源科技(河南)股份有限公司”。

时隔不到一个月,*ST猛狮公告称,公司已于12月23日收到奖励资金2.5亿元,直接计入当期损益,预计将会增加公司2019年度利润2.5亿元。

同年12月17日,公司披露拟进行债务重组暨关联交易公告,债务重组拟由股东三投集团、河南高创、北京致云的杭州凭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凭德”)作为合作方,以不超过12亿元的资金协助公司进行债务重组,其将从公司的债权人处受让债权,豁免债务金额合计不超过20亿元。

今年1月3日,*ST猛狮公告称,截至2019年12月31日,杭州凭德及其他非关联债权人合计豁免债务金额为6.87亿元,豁免后对应债权余额13.26亿元。通过上述债务重组,公司共可获得2019年度债务重组收益预计约6.87亿元。

除了协助债务重组,1月2日,北京致云的全资子公司宁波致云还直接向公司捐赠了3000万元现金。

债务重组与“白武士”的及时输血令公司顺利扭亏,上述补助一次性计入当期收益也引发深交所的关注。

7月27日,深交所向*ST猛狮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该笔政府补助是否属于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是否应一次性计入本期损益。

同时,深交所要求公司结合债务重组的具体方式、交易实质,说明本期债务重组收益是否符合计入当期损益的条件,相关金额确认是否准确,公司本期形成的7.01亿元债务重组收益中,除与杭州凭德合作外,剩余债务重组收益的来源。

而除了上述动作之外,*ST猛狮也几乎用尽“浑身解数”增厚收益。

2019年12月17日,公司公告称,将闲置的猛狮戴乐汽车系列知识产权和成果授权关联方宁波正道京威清洁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正道京威”)使用,正道京威为北京致云控制的企业。

*ST猛狮称,本次授权的许可使用费不低于1.5亿元。据年报披露,当期计入收入的许可费金额为1.47亿元。对于基本许可费用一次计入当期收入的行径,深交所亦拷问*ST猛狮,要求公司说明基本许可费的定价依据以及是否已收款。

2来源:2019年年报

另外,报告期内,*ST猛狮单独进行减值测试的应收款项、合同资产减值准备转回,作为减值利得计入当期损益的金额为1.44亿元。通俗来讲,仅通过会计处理转回此前的各类坏账,就为公司当期利润增厚了1.44亿元。

而这项操作也并未逃过深交所的问询,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上述坏账准备转回的原因,转回的会计处理是否合规。

债务压顶

成功保壳,为*ST猛狮争取到一丝喘息的机会。而或许真正令公司头疼的,还是接踵而至的债务压力。

披露年报的当天,*ST猛狮同时发布了一则关于新增债务逾期的公告。公告显示,截至5月31日,公司及各子公司新增逾期债务合计4.16亿元。加上刨除偿还、豁免债务后的逾期债务15.66亿元,*ST猛狮目前逾期债务近20亿元。

多米诺骨牌被推倒后,连锁反应很快出现。

7月15日,*ST猛狮披露,因未按合同约定付清货款纠纷,公司及全资子公司福建猛狮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福建猛狮”)的募集资金账户新增冻结金额8.71万元。截至公告日,该募集资金账户轮候冻结金额合计约3.86亿元。

同一时间,公司公告称,近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从公司募集资金账户划扣10.79万元。

对于此次划扣的原因,*ST猛狮表示主要系湖南世纪垠天因与公司及公司全资子公司汕头新能源车辆的票据纠纷,湖南世纪垠天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冻结了公司及汕头新能源车辆多个账户,包括公司1个募集资金账户。

*ST猛狮表示,资金被划扣、被冻结的募集资金账户资金原拟用于福建猛狮“新能源汽车核心部件——锂离子电池生产项目”。账户资金被冻结,对该项目的正常建设产生一定的影响。

2016年,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方式净募资12.78亿元用于上述项目建设,截至6月19日尚有1.82亿元未投入项目。而据披露,截至公告日,募集资金存放的三个账户余额合计仅剩1193.01元。

3来源:公司公告

那么剩余的钱都去了哪里?

据5月19日的公告,2018年2月,*ST猛狮合计从募资账户转账提取1.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然而该笔资金逾期仍未归还;2018年6月,因债务逾期,浙商银行深圳分行直接从福建猛狮募集资金账户划转了6294.93万元;2018年8月,因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因与公司的信托贷款合同纠纷,向镇江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镇江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从募集资金账户划转了220.85万元。

事实上,不仅募集资金所剩无几,*ST猛狮账面上的钱也不多了。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账面上货币资金为0.93亿元,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高达26.22亿元。

面对高额债务束手无策的*ST猛狮,不得不向母公司求援。然而,公司第一大股东的汕头市澄海区沪美蓄电池有限公司(下称“沪美公司”)实际上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6月19日,*ST猛狮披露,已审议通过向关联方广东猛狮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猛狮集团”)申请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短期资金拆借额度,用于公司资金周转及日常经营。

猛狮集团为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再喜、陈银卿夫妇控制的企业,早已资不抵债。

截至2019年末,猛狮集团净资产为-8922.8万元,2019年度实现营收957.72万元,净利润亏损273.41万元。

而夫妻二人控制的沪美公司也已多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据年报披露,截至今年5月31日,沪美公司累计被质押股份占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9.63%,占公司总股本的22.77%;累计被冻结股份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22.86%。

*ST猛狮坦诚,若沪美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所质押和被司法冻结的股份被动减持或司法处置,则公司存在控制权变更的风险。

今年5月,因质押予华创证券的1849.99万股公司股份涉及违约,沪美公司被动减持比例已超过1%。

冲动的惩罚

*ST猛狮也曾有过辉煌的时刻。

1986年,陈再喜看好摩托车电池行业的发展前景,高薪从上海请来了技术人员,创办了沪美电池厂。1998年,陈乐伍从美国乔治亚大学MBA毕业回国直接加入公司,担任总经理的职务。

陈乐伍“海归”的视野,加上其父陈在喜“不求最大,但求最优”的经营风格,为这家潮汕企业奠定了底色。

2001年,陈乐伍发起成立了广东猛狮电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便将公司的摩托车电池产品送出了国门。后来,猛狮科技成为摩托车起动电池出口份额最大的企业,并于2012年如愿登陆资本市场。

2013年,由于欧美市场主要客户受高库存的担忧和气候寒冷等影响,摩托车电池更换需求骤降,*ST猛狮营收同比下滑40.56%至2.88亿元;归母净利润则同比下滑140.59%,亏损1634.53万元。*ST猛狮直接在年报中写下,“2013年度是公司销售陷入低潮的一年”。

2014年,身处十字路口的“猛狮”恰逢新能源汽车的爆发元年,这一年也悄然改变了公司的成长路径。

2014年8月,公司与同济汽车设计研究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未来五年,双方共同开发适合中国市场需求的电动汽车;2014年12月,*ST猛狮宣布投资5亿元,拟在福建漳州兴建产能为1亿只电动车用锂离子电池电芯生产线。

201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量37.9万辆,同比增长3.5倍。这一数字,更加坚定了陈乐伍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决心。

当年,陈乐伍提出“2351战略”,即抓住“能源转换”、“一带一路”两大战略机遇;从单一的电池业务,向新能源汽车、清洁能源等领域拓展,并形成三大业务版块;通过成立5个事业部,到2020年,公司要发展成为一家千亿级市值的上市企业。

同年9月,*ST猛狮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以人民币6.6亿元的价格,认购深圳市华力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力特”)100%股权。该笔并购形成商誉3.75亿元。

彼时,陈乐伍曾公开表示,并购华力特后,猛狮科技将具备从光伏发电、清洁电力发电到储能技术、能源管理、输配电技术,到将来能源互联网技术的清洁电力产业链。

依靠并购、新设公司,*ST猛狮迅速从传统的铅酸、铅碳电池领域杀入锂电池行业,而杠杆撬动的收购也使其压力陡增。

2015-2017年,公司增资并购的资金分别为1.83亿元、18.89亿和20.49亿元,但自身“造血能力”却明显不足,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54亿元、-3.17亿元、-13.5亿元,同期财务费用分别为0.1亿元、0.86亿元、2.73亿元。

截至2017年末,*ST猛狮旗下子公司已达73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则从2015年的45.67%增至74.85%。

然而,多数并购取得的子公司业绩表现均不如意,诸如斥资重金购买的华力特,仅在2016-2017年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亏损1.12亿元,2019年再度亏损4316.77万元。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面对不看好法拉第的员工和投资者,贾跃亭曾说“即使把上市公司拖垮,我也义无反顾。”而这似乎一语成谶。

无论是一头扎进“造车梦”的“摩托车大王”力帆股份(601777.SH),还是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四处布局的*ST猛狮,或许都为自己激进的扩张交了一笔不少的“学费”。

今年1月14日,身兼董事长、总裁和董秘陈乐伍宣布辞去公司总裁的职务,公司原副总裁王少武走马上任,外加各路国资驰援,让外界再度对*ST猛狮的前路充满想象。

然而,据最新业绩预告显示,*ST猛狮预计上半年亏损3.7亿元至4.2亿元,公司原计划开展的第二批债务重组工作受疫情影响推迟,导致公司罚息和违约金负担仍然较重。*ST猛狮未来将走向何处,仍需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财经网)